Byxiaoxie

原来老福特是这样的???

《洞拾录》:短一则《撩妹(大雾)十八式(一)》

"Let's play a game."

"Okey,what kind of?"

"Marry,f*ck and kill."

"Emmmm……seriously?"

"Yeah,Tell me your answer.Hurry up~!"

"……Well,I will marry you.We f*ck each other whole days and nights until death kill all of us."

【无终之旅·同人表情包】
渣绘完结纪念 ~!
将近两个月没碰板子,感觉我的画力退步了不止一大截啊,勾线六个多小时,上色五个多小时(扶额)
以及……依然不会画手,连带胳膊也不太会,跟面条似的,要命了……
珂赛特的衣服由于我没找到高清官方人设图,所以基本凭感觉画出来的,希望官方不要打我~( _ゝ`)
总之,感谢夜兔~! 比心心!
先这样,以后再慢慢练吧,不然我的颈椎要离家出走了( ̄ε(# ̄) Σ

读书旧物

照例捞一下~寄居小谢https://m.bilibili.com/audio/au168974

新节目试水

寄居小谢https://m.bilibili.com/audio/au167379

视频更新~

【某谢】外乡人,欢迎来到迷失岛 UP主: 寄居小谢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7683816

在之前的练手之上稍稍修改了一下,P2是对比。

尝试了一下厚涂人脸,呃……好像失败了QAQ

古神流果然是不可违抗的OTZ

试着加了一个背景,细节不能看(扶额),高斯模糊拯救世界~!

【练习】
本来打算练习一下线稿,临摹了一张 窪之内英策的图,结果不知道为啥越画越向着呆毛王跑偏了。所以干脆涂成吾王的感觉好了2333
希望不会被吾王爆锤啊~
光影什么的我是瞎几把画(弃疗.jpg),背景啥的完全不会画,愁死个人
先这样吧~实在改不动了……过几天再画个防火女姐姐啥的2333
慢慢练,总有一天我的古神流画风会被发扬光大der~!(大雾)

《洞拾录》:同人 《研究对象》(下)

本文应@梦游原创乙女游戏所做同人,
全篇共1.5w字,分上、中、下三篇放送。
大家随意看看便好。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微博@梦游原创乙女游戏

宗尧——《研究对象》
(六)
三日后。
他的辞呈已被院里审批通过,虽然领导再三挽留,但他去意已决。
办理好一系列手续,上交了工作证和制服,他将办公室内一些私人物品收进一个盒子内,走出大厦。
一路上接收到了不少前同事们的惋惜和祝福,但他实际不怎么在乎,反倒轻松了不少。

他捧着盒子刚走出大厦不久,正准备过街,忽然,一辆其貌不扬的银灰色君威在他面前停下来。
车门打开,上头跳下来个少女。
“东西你先放车上,陪我在附近走走。”
少女抬头望着他,双手十指交叠,扣得很紧。
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好。”

和工作时一袭白大褂不同。
黑色,是他穿衣风格的基底。
冬天,一身黑色呢子风衣,一副黑色加绒的真皮手套。如果气温再低一些,他会再戴一顶浅灰色针织帽给脑袋保保暖。
唯一抢眼的,是他颈间围着的一条水红色格子围巾。
少女却是一身鹅黄,色调稍稍偏向嫩绿。
二人一冷一暖,一高一矮,并肩而行,慢慢朝中央公园踱去。

虽然H市已然步入冬天,但今日天气晴好,阳光洒在大地上。人们沐浴着阳光,晒得心口微暖。

穿过市中心的一角,便来到了中央公园。
今天不是周末,所以公园里行人稀少。三三两两,多半是玩耍的孩童和遛弯的老人。
入了冬之后,广场上的鸽子就变得懒洋洋,总爱缩进它们的小窝,不再频繁地出来晃悠。
从公园门口直至穿过广场、步入林间,二人一路无话,唯有沉默。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只亮粉色的pod递给她。
华珂看了一眼,讷讷道:“我已经不需要它了……你留着,就当做作纪念吧。”
他没有说什么,只将耳机线展开,然后把其中一只递给她。
这次她没有拒绝。

里面循环着那首未播完的
《Like Sunday,Like Rain》。
提琴的声音缓缓流泻,宛如此刻的阳光。
两人默默并行,似乎这段路可以一直继续下去。
她抬起手几度想要触碰,却又在即将触及时犹豫起来。
他暗叹一声,将右手的手套摘了揣进兜里。
为了方便玩手机,她手上只戴了双针织的半指套,此刻指尖一片冰凉。
他的掌心则很暖。
“诶、”
她脸色微红,不知是不是因为天冷的缘故冻出来的。只瞧她“诶”了一声便低下头去,没再多说什么。
二人沿林间小道继续前行,携手相牵。
快雪时晴,阴霾业已消散。

一曲终了。
“……宗尧,我有东西想给你。”
她从兜里拿出几张纸。
他接过,这些纸张被小心翼翼地保管起来过,叠得很是仔细。
不用展开细看,单凭纸的颜色质地他就已经获悉,这些正是他失落的那几页问诊记录。
他并没有急着翻阅里头的内容,而是等待。
果不其然,见他没说话,她开口道:
“曾经,我很惊讶。因为没有哪个医生会像你这样,把记录交给患者保管的。你这个人,很奇怪。”
“但在那之后你对我的态度又回到了……”她想了想,“嗯,‘宾’点。彬彬有礼,就是我一开始遇见你时的那副模样。”
她漫不经心地踏了踏路边干枯的草叶,“但我还是忍不住喜欢你呀,像个痴女一样,偷偷把你对我所有的温柔都记录下来。慢慢地,我开始越来越想知道你是不是也喜欢我。明明……明明我一直在提醒自己,你那只是出于工作需要。”
她似是自嘲地笑了笑,“没想到过了段时间,你又递了张问诊记录给我,然后一切就像当初那样,回到了起点。”
她抬起头望着他,眸中隐有泪光。
“可我不甘心啊。又怎么能甘心呢?于是我要求去你家,你犹豫了,得知我爷爷同意之后,倒是没有拒绝。我甚至幻想过会发生点什么……”
“你这家伙……总是喜欢做一些‘多、余’的事情,让我觉得希望就在眼前,并不是自己一厢情愿……可你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肯亲口承认呢?哪怕是否决,也请给我个痛快啊!”她再次埋下头。
他沉默。
“一而再再而三直到……最后一回。那天真的是最后一回。半个月前,你决定再次把问诊记录交给我的时候,大概是,直觉吧……我把之前所有的记录都带来给你看了。
宗尧,我真的已经累了。”
她感到握住自己的那只手的力道紧了几分。
“我真的,在此之前,从没见过你那么纠结痛苦的表情。但很快,你就把它们压了下去。就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你对我说——”

“珂儿,如果这次我没有再把你忘记……我们,结婚吧。”
他说。
她忍不住抬起头来想好好看着他,但是办不到。
泪水溢满了整个眼眶,整个视野宛如被暴雨激越的湖面,波纹涟涟。
他停下脚步,把她揽入怀中。
“好了好了,小傻瓜。是我不对,以后随你处置。”他帮她把眼泪轻轻拭去。
“那我要把你干过的糗事都录下来,日后一遍一遍的回放给你看,公开处刑!”
“好。”
“我要挠你的痒肉,挠到你求饶。”
“好。”
“我要你做饭给我吃,就上次那个奶油烩面,比我家厨房做好吃多了。”
“好。”
“我还要……咕——”她气势汹汹地刚想了几条,五脏庙就十分不给面子地唱起了歌。
“不许笑!”
“好。”
“好什么好?你就个大傻帽!”
“嗯,我是大傻帽。”
“大傻帽我饿了,快去做东西给我吃!”
“好。”
他牵住她的手,二人沿小道朝他公寓的方向进发。
笑意再次绽放在他的唇角,林中四下无人,阳光漏过枝桠和松柏间的缝隙透到他的脸上。
她不由地呆了一下。
“宗尧,你真好看。”
“这个我知道。”
“自恋狂!那以后记得多笑笑……但是!不许在其他人面前也笑得这么灿烂!”
“好。”
她心满意足地点点头,跟他继续走着。
“珂儿,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说了什么么?”
“啊?我记不清了耶……”

少女穿着一身粉蓝色连衣短裙,戴着耳机听着歌,旁若无人地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他投以职业化的微笑,并附上自我介绍。
她歪了歪脑袋,盯着他看了足足好一阵。
然后,摘下耳机道:
“你真好看。”

“等等!”
“怎么了?”
走到一半,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你是不是把我pod里的……pod里的小、小秘密都看过了?”
“是。”他格外坦诚。
一瞬间,她的脸便整个红了个透。
“你、你这个……”她直跺脚。
不过很快,理智便重新占领了高地,把一度爆棚的羞耻感驱逐出境。
“笨蛋!万一加密文件里有我爷爷公司重要的商业机密或者是不干净的证据,你岂不是会被……”
他一脸温存,“堂堂天运集团,会把重要机密放到这么一个容易破解的小pod里,是不是太宽心了点?再者,”
“那是你我之间很重要的回忆。我不想忘记,更不想再也见不到你。那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哼!”
“姑且信你一回。”

饭后。
杯盘狼藉,宗尧正在收拾碗碟,而某人正眯着眼,腆着肚子瘫在沙发上晒太阳,一本满足。
“宗尧。”
“嗯?”他把餐具放进洗碗机。
“你手艺真的不错诶,不当个厨师可惜了。”
“……”
“你……真的辞职不干了?”
“嗯。”他在她身边坐下。
“那你以后怎么办?”
“别怕,饿不死的。如果你还是不放心——”
他侧过头,俯身倾就,一下子压得极近。
保镖守在门外。
午后的公寓内十分安静,只属于他们两个人。
现在,她被夹在了他与沙发之间。
就这么被他的气息所包围,心不由砰砰狂跳。
“你、你想怎样?”
“华小姐,你还缺贴身保镖么?”
“啥?”
见他眼中笑意渐浓,她忽然反应过来。

“臭流氓,唔!”
—Fin—

【某谢の碎碎念】
说个超冷的事,这个文章的标题其实是双关哒~
第一回写这种原作都还没问世就出同人的作品,感觉非常奇妙2333
说出来连我自己都不信,这真的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写现言呢,秉持了本人一贯爱啰嗦又絮叨的风格,居然写了这么多。希望你不会被我啰里啰嗦的废话给无聊到。(´⊙ω⊙`)
(还好意思说,被pia飞~)
人物年龄是为了顺应时代背景相应做了一点点调整。
至于生日……你们就当这是个生日不太一样的平行宇宙好了。
(其实完全就是我写嗨了,结果一回神发现日期对不上,一改反而出bug,只能改设定了……´_>`)
实在感谢斯斯@梦游原创乙女游戏能给我这个机会~
关于Psyche的故事,我小时候看《奥林匹斯星传》的时候印象就十分深刻。正好最近背单词时有复习到“Psychology”,一查词源才知道这两者居然还有这种关系,所以擅自把它加进来啦。
有关翻译问题,由于网上叫法、故事版本众多,所以我还是采用了动画版《奥林匹斯星传》的内容(笑),勿要见怪。
至于这个故事在别的国家的衍生版本,也可以找来看看,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
这类故事按照“阿尔奈–汤普森”(A–T)分类法分应该是属于425A型,即“寻找失去的丈夫”。
目测爱尔兰版是最好找的。
个人推荐Andrew Lang《Lang's Color Fairy Books》——《The Lilac Fairy Books》里的一篇《Brown Bear of Norway》(里面H·J·F先生的插画真心超赞der~谷歌一下就能查到原文,但要翻墙)。
如果想找中文译本,我个人推荐03年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由石仁工作室翻译的世界童话集系列。
如果实在好奇想看又搜不到的话,这里无耻地放一下我自己尬读兼配BGM+图版的传送门:
(右转bilibili)av11260933_(:з)∠)_


本人并不是很了解心理咨询师或者治疗师这个行业的具体治疗流程,只是单纯用恋爱脑写了个很浅薄的小故事。
关于催眠那段全是我瞎编的……⊙﹏⊙
如果有大佬愿意详细告知上哪可以充分了解学习这方面的知识的话,万分感谢!
寄居谢敬上OTZ
2017.11

《洞拾录》:同人 《研究对象》(中)

应@梦游原创乙女游戏所作同人,
全篇共1.5w字,分上、中、下三篇进行放送。
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博@梦游原创乙女游戏

宗尧——《研究对象》
(四)
为什么没立即把pod还回去?
为什么明知是别人珍爱之物却还要在里面翻找、找得又是什么?
又为的是什么辗转反侧?
其实从破解锁屏密码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与自己一以贯彻的职业铁则背离开来了。
但他没有停下。
为什么?
在pod里翻找了半天,唯一可疑的还是那张窗外街景。
为了求证那张照片的来源,他又回过头去查找与华珂相关的问诊记录。
意外地,发现中间断开了好几次。
前所未有!
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自己是怎么到今天才发现的?
不安,非常的不安。
总感觉缺了些什么。
最重要的块一拼图。
到底……遗漏了什么?
于是他继续返回去仔细调查pod中的内容。
终于,他发现,表面上能自由查看的音乐、图片文件以及应用程序本身应该只占据一半左右才对。
可现在这只pod里整整5、6G的内存几乎被完全塞满,那只有一种可能。
隐藏加密文件。
可解密打开后万一看到的是天运集团的机密或者……一些不该看的东西怎么办?

不妨心存侥幸地认为财阀的机要绝不会放在一个这么容易丢失、被破解的pod里。
更重要的是,他相信自己的直觉,迄今为止,没有出过差错。
肯定是什么极其重要的事情被他遗漏了。
直觉告诉他,如果不能继续调查深挖、直至水落石出,他必然会后悔一辈子。
他决定赌一把。

断开网络。
将pod与备用的笔记本联接,经过简单的转码解锁之后,果然发现了一个隐藏文件夹。
这步还算简单,大学时他和某白姓男子是上下铺,那家伙有事没事就爱捣鼓些黑科技,最夸张的时候差点没把国安局招来。
他还一脸无辜地摊手说“我就随便试了下,谁想到他们安保系统那么脆。”
和那货一块生活久了,就算再小白,多少也耳濡目染懂些手段了。
双击,又是四位密码。
提示:值得铭记的时刻。
嗯……
他想了又想,分别尝试了由华老爷子、华珂的生日、华珂父母出事的日期以及傅言骏被收养的时间组合成的各种排列,都不对。
之后他又输入了各个照片里的时间节点,还是不对。
就在他考虑要不要想法子联系某人帮忙暴力破解的时候,
“铛铛铛铛铛”钟声响起。
震得他一个激灵。
不,还是先别了。
天晓得那家伙现在溜到太平洋哪个小岛上避风头去了。

对了,
备忘录!
不要忘记,守时……么?
他思忖了一下,试探性地输入“TU14”。

「解锁成功」。

隐藏文件夹里的照片其实并不多。

随手打开其中一张,场景是在中央公园。
下午阳光正浓,照片里女孩正在给公园里音乐广场上的鸽子投喂。她笑得很灿烂,一群白鸽从她身后翩然起飞。
这一瞬间抓拍得很巧。
一看就是有另一个人拿着手机或者别的什么设备拍下的。
创建时间:20xx年,6月2日,星期二。
备注:一起出去逛逛,公园不大,虽然我从没来过,很开心。

还有一张,是一家咖啡厅里的书架,上头摆了一些时尚杂志、世界名著还有留言簿什么的。
创建时间:20xx年,7月11日,礼拜二。
备注:以前从没来过的咖啡屋,环境还不错,味道也正,以后考虑常来?
虽然只有小小的一角,可这家咖啡屋……
离他工作的地方不远,就在街角。
他家咖啡味道醇厚,价格公道。他常去那买上一杯提提神。
不那么忙时也会带上笔记本,去那里整理资料或者撰写报告。
老板是个外地人,脾气很好。
喜欢诗和远方,漂漂泊泊,不知道为什么却在这下了锚,估计身上也有不少故事。
来得次数多了,老板和他自然熟络了起来,推出新品时还会请他免费试喝,提点意见。
每次光顾,老板都会在僻静的角落里给他预留一个位置,免受打扰之余还能享受流畅的WiFi,何乐而不为?

随后一张,里面是一只天蓝色卡纸叠出来的独角兽,上面骑着个也是纸折出来的明黄色小人人,还画了个俏皮的表情,Q得不行。
创建时间:20xx年8月2日
备注:收到生日礼物!超开心!!!没想到他手工这么棒,我也想学。改天让他教教我好啦~

……
…………
每翻过一张,他的心情都变得愈加沉重。

最近的一张,是从车窗里拍摄的一幢大厦的远景。
创建时间是上周二。
备注:Farewell,My Love.
他努力维持平静。
虽然有些模糊,但照片中的大厦他再熟悉不过了。
这不就是他工作的地方么?

手指有些轻颤,不由自地点击到了下一张。
下一张照片几乎把他吓了一跳。
创建时间:[空白]
照片中他戴着一条红围巾,望向镜头,微笑着,眼中蕴满无限温柔。
背景是在他的公寓里。
且不说自己会不会买这种颜色的围巾……
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
自己笑起来该是什么样子?
他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客户就是上帝。他每天都要不停地献上自己笑容,使他们如沐春风,令他们宾至如归。
他已经忘了,上一次发自真心的笑是什么时候了。
如果某一天,人类的科技水平发达到了那种程度,他绝对会把“笑”这个表情从自己脸上卸载掉,让生活就此轻松一大截。
起码,他是这样认为的。
但是这张照片的存在,不得不教他惊奇地发现,原来自己仍可以笑得那么……真实。
如果说前面他还可以自欺欺人地认为,这是心理治疗过程中常见的“移情效应”导致女孩对他产生了某种朦胧而暧昧的情感……
那么,现在呢?
他喉头微涩。
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一个难以反驳的推测,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手指却还是不自觉继续点了下去。
证据,除非有更多的证据!

接下来是音频,这才是占据内存真正的大头。
这里许多的音频文件,平均起来每个就二三十KB,估摸着只有几秒。
他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点开。
“晚安。”
低沉的男声顺着耳机线里直捣他耳蜗深处。
既熟悉又陌生,只要不是傻了,不会辨不出的。
那自然是他自己的声音。
他的面色几乎沉得要凝出墨来。

下一段。
“好吧好吧……珂儿,晚安。”
声音隐隐有些嘈杂的电流声,可能是信号不好导致的。明显是在通话时录下的。

继续。
“你想来我家?……也不是不可以,你爷爷他知道吗?”

以及。
“今天天气不错,想出去逛逛吗?”

然后。
“生日快乐,想要什么样的礼物?”

还有。
“念完这个就睡吧,不早了。”

还有。
“……她被苛求要在日落前分拣完谷仓里所有的饲料。于是群鸟振翅,衔起一粒粒种子。终于在日落之前,她的面前堆起各色谷物的小丘。神大怒,于是又提出了第二道考验……”

还有
……
…………
………………

后面还有一段视频。
唯一的一段视频。
看样子是持手机进行拍摄的。
镜头有些摇晃,慢慢朝着某人靠近。
那人穿着白色衬衣,外面套了一件卡其色开襟针织衫,打扮休闲居家。
正倚在沙发上,闭目小憩,睡颜安详。
镜头越靠越近、越靠越近,将他的轮廓呈现,用细腻的像素勾勒出外朗而丹的薄唇、秀挺的鼻梁,睫毛纤长,宛如羽翼在轻轻翕动。
近,越来越近了。
近到几乎令人错以为来者已经吻了上去。
忽然,他睁开了双眼。
镜头一个抖动,然后天旋地转,“啪”地一声落在地毯上,顿时陷入了黑暗。
接着里头传来了女孩的一阵银铃似的嬉笑声。
“别挠了!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这不是还啥都没干嘛……啊哈哈……下次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哈哈哈哈!”
这才渐渐消停。
又过了一阵,黑暗中再次传来少女的声音。
“宗尧,我喜欢你!想和你过一辈子。”
“嗯,我知道。”
“铛铛铛铛铛铛”大钟陡然响起,后面的声音俱是听不清了。
他的心脏猛然骤缩。
“铛铛——哐——哐——”
钟声在他脑海里嗡鸣,
所有被封存的记忆再次汹涌而来,将他瞬间席卷吞没。
“铛——铛——”钟声的余响仍在回荡。
就此对他职业生涯的宣判死刑。

师父喝得满面通红,眸中却精光大盛,定定打向他,仿佛能击穿他的灵魂。
“阿尧啊,那钟的确对催眠治疗有奇效。但你使用时千万小心,更不要因此迷失了自我!”

为什么、为什么全都忘了呢?

从他踏入校门的第一天起,就不断地被告诫——
千万别抛下患者,哪怕是共赴地狱,也要唤起他们心中的翅膀,凭自己飞出去。
千万别想扮演上帝,妄图拯救所有人。
千万别把自身带入到患者的情绪中去,尤其是……

爱上那人。

(五)
他向医院请了长假,去向不明。
一天、三天、五天……
待他彻底清醒过来时,已经是一个多星期后。
这一个星期浑浑噩噩,完全不知道他是怎么度过的。
拨打华珂的手机,不是显示占线便是关机。
向华宅询问,探访要求被拒。
致电后更是被告知,华家已经更换了治疗师人选,他们之前的合同已然作废。
当然,由于是华家单方面擅自破坏合同,他们自然是很痛快地把巨额违约金直接打到他账上了,人财两讫。
然而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中央公园、咖啡店、世贸中心……所有她曾去过的地方,他着了魔似得全都跑了一遍。
然后又不知疲倦地在华氏庄园的东西南北各出口徘徊。
可华珂还是不肯再见他一面。

说来真是讽刺,大半年了,她的治疗终于有了进展,他倒病了。
病得不轻。

他的脸上充满了疲惫,血丝悄然爬进眼眶,下巴上青茬窦生,亦无心打理。
只要一闭上眼,曾经的曾经便纷至沓来。
最忘不掉的,是华珂脸上失落的神情。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终于,那个叫傅言骏的少年现身,并警告他以后别再缠着珂儿,否则绝对让他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可他仍不愿放弃,终日盘桓在华宅外徒劳等候着渺茫的相遇。
就在小傅考虑是按拼音还是字母表顺序,把他身上的零部件挨个卸个遍的时候。
老爷子回国了。

“爷爷,这种败类干嘛还放他进来?”
“言骏你先出去,我自有分寸!”
老人的龙头杖把地砖砸得哐哐响,直教人觉得下一秒便能捅出个窟窿来,看样子是气得够呛。
“是。”
傅言骏走出会客厅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
他垂眸,只当没看见。
房间里只剩下他二人,那头顿时迸出摄人的目光。
“我出国前,放心把孙女交到你小子手上,你倒好!咳咳、才半年多的时间,现在我家珂儿整日整日跟丢了魂似的。茶不思饭不想,一提去看医生就哭成个泪人……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哟!你说说、你说说,你怎么还有脸来的?!”说完,老爷子气急败坏,把拐杖往地上掼了又掼。
“华老前辈,”
他深深、深深地朝老爷子鞠了一躬。
“请您让我再见华珂一面!”
“嘭、哗啦——”一个玻璃烟灰缸猛地撞碎在他身后的屏风上,碴子瞬间四散开来,溅射到他脚边。
他纹丝未动,依旧保持着毕恭毕敬的态度。
老爷子胸口起伏不定,气息喘动难平,好让人担心他会一口气上不来,就哏过去了。
良久,
厅内恢复了寂静。
“我与那老头子相识多年,他一生赞誉等身,为国家也做出了不少贡献。不想却晚节不保,教出你这么个败类!”
他抚膺长叹,声音顿时苍老。
“……罢了,罢了,我也年轻过,且不是那不讲道理的人。女大不中留啊……”
老人柱杖起身,杖尖“啪、啪”有一下没一下点地上,渐渐走过他身边。
“儿孙自有儿孙福……一切让珂儿自己决定吧。”
他赶紧又深深地鞠了一躬,几乎把腰折成了九十度。老爷子瞬也不瞬,径直朝门口走去。
“但是!”他回过头来又狠狠瞪他一眼,“要是珂儿不肯原谅你,你就给我滚出H市,永远别出现在我面前!”
“多谢老前辈!”

“你、真的是你?你怎么来了?”
华珂被惊得险些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
“不对!我不是让你别再来烦我了吗?”她一边歇斯底里,一边冲他把枕头玩偶抱枕什么的一股脑全丢了过去,顷刻间泪流满面。
他也不躲不避,只管向她走去,把这些“炮弹”尽数挨实了。
她想也不想便扑进他怀里,再也抑制不住地嚎啕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凭什么对我忽冷忽热?是不是只想玩弄一下就抛弃掉?”
“答应我的承诺,为什么转眼全都忘了?啊!”
“你是天底下顶顶讨厌的人!既然不喜欢我又干什么来撩拨??你这个萝莉控死变态……哇——!”
哭着哭着,她哽噎得再难成声。
他轻轻抚着她的背,给她顺气。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一开始,我只是把你当做一个很有趣的研究对象。”
她的眼泪流得更加汹涌,他则一点点为她拭去泪痕。

慢慢地,待她精神状态趋于平复,身体不再抽咽不止,他哑声道:
“我病了……”
她这才发觉他目下浮青,面庞憔悴苍白得不像样。
她原本绷着的脸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掌心触上了她的额头,满是关切。
发现不烫之后,立刻又问:“是哪里?哪里不舒服?”仓惶之间,她难以置信地发现,几天不见,他的下颌已变得硌手异常。
原来形销骨立的,不止她一人。
他一把将她搂住。
“这里。”
猝不及防,左耳贴上了他的胸膛,她听到里面雷鸣般的鼓动。奔流不息,一刻未止。
她反应了过来,立马嗔怒道:“快、快放开我!你这个臭流氓!”
他从善如流,松开了怀抱。
扫了眼她微红的耳根又道:“我全都想起来了,决不再忘记。这一次、只这一次,我不会再逃避了。”
他单膝跪地,向她伸出一只手来。
“珂儿,从今往后我只想与你共度余生。我愿意等,等着你长大,然后嫁给我好么?”他抬首定定地看向她,眼中不掺一丝作假。
她低下头,似乎在压抑着什么,神情看不真切。

良久。
“你先……回去吧。我现在脑子里很乱……”
他僵住。
还是努力整理出一个微笑。
“好,我等着你的答复。”
“……嗯。”
他略显落寞的走出了房间,轻轻把门带上。
直到他的脚步声消失在了走廊尽头,她都未曾抬头,朝那方向看看,哪怕一眼。